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学校~



记得上初中时我坐在第一排,老师突然要测试几道选择题,我写完了几个选项就抬头看老师,老师很讽刺的笑着对其他同学说:"这么快啊,能对我跟你姓!"几分钟后老师公布答案,同桌很欠的大声说:"老师,他真的都蒙对了"老师停顿了一下……没有接茬……还有一次更严重的,记得是一次期中考试,60道选择题我蒙对了58道,是全年级选择题答对最多的,老师问我是照谁抄的,我很气愤的说我没照别人抄,真的是我自己答的,我跟你赌右手……接下来的学校生活老师总是想出各种刁钻的手段报复我,好像他是老师就非得有台阶下才算有面子!我继承了老师的小心眼,一直到现在我也对"教师"这个职业嗤之以鼻!记得我化学学得挺好的,每次都是班级最高分,弄得别的老师在一起八卦自己学生时,化学老师总是替我说好话。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语文老师身上,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每次都像催眠曲一样让我欲罢不能,他说话很儒雅,找我谈话时也总是提到其他老师批评我如何垃圾时他的不同观点。

查看更多...

分类: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8 | 查看次数: 6770

不藏"峰"芒



每听到“朋友”这个词,脑中就会光速的绕过无数的河流山川,出现在一个人面前,他就是这篇文字的男主角——晓峰。和他认识是在初中,由于学习不好,我们都被分到一个普通班…这一年里,我怂恿他逃学、集邮、甚至在毕业时还怂恿他去我要去的学校学画画。我性格古怪病态,朋友不多,不喜欢被别人了解,但他好像很懂我的喜好,他说每次去买东西看我看东西的眼神就能猜到我会不会买它。经过无数次的验证,命中率达到百分之百。在高中的一年里,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玩街机、一起玩台球、一起吃饭、一起骂这骂那…一起的事太多了,就好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了,一年里晓峰还是没能提起对画画的兴趣,转去其他学校学了他觉得靠谱的专业。由于家离的很近,我们还是每个假期就一起去玩…开心的日子总是很快,两年后我上了大学。离家很远很远。晓峰此时已经在一家药厂上班了,他总是乐观的说着他的愁事…说着他羡慕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毕业六年,我回过三次家,上一次是因为结婚回去的,晓峰自然成为我的伴郎。我散布着幸福和同学们一起吃饭喝酒唱歌…看着当初志在四方的脸上爬满对生活的无奈,我总是落寞的不知该说些什么,设想这些可能只是通往成功旅途上的荆棘…大家感慨万千的说着当年的无忧和自大…晓峰唱着他最爱的伍佰,时间就这样从我们的友情中偷走了好几年…如今我们经常在网上遇到,但共同的话题却越来越少了。我们总是尴尬的互相问着天气,时间和距离好像真的侵蚀了很多美好。我总是听着他诉说着自己的不顺,我总是为找不到靠谱的办法帮他而心情不好。他还是依然说羡慕我,羡慕我比他"成功"…我们都不再年轻了,也许不会再像当年一样打打闹闹,不会像当年一样畅谈理想…但我会一直祝福晓峰找到他的幸福,在自己的小城堡里画着幸福的省略号…

查看更多...

分类: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8 | 查看次数: 6882

承担与逃避~



从小到大,我总是在逃避一些竞争,从小学的小组长,到初中的课代表,再到高中的班长,以及大学的某些更离谱的位置。我总是因为这些事伤害或者辜负某些人……我不喜欢被领导,也不喜欢去领导别人,我只是需要或者说是想有个自由的环境享受无拘无束的生命。当然不是说我没有能力。我同样带过各种团队,同样有着自己的管理模式和经验,同样可以为目标废寝忘食的玩命。但这不是我为自己做的事,只是为某些人去分担的……

如果一件事能让我开心,我想我会很敢去尝试,例如高中我没有电脑基础就跑去跟全国精英PK电脑创意设计;大学时我想克服口吃去参加辩论比赛,全校几万人面前,我也没害怕什么;还策划过影展;还承担过某些商业项目的负责人;甚至前几年我为了练胆,在人头如织的公交车上大哭,被人当成精神病……我不是个害羞的人,甚至有点没脸没皮。不想去做领导工作只是出于自身性格的权衡。所以经常在听到要做某些职位时,我会直接放弃工作。

从小我们就被洗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其实是要先看前提,看你喜欢什么,想要的是什么。不要盲目追求别人的目标,好像拿到这些目标就有资本向别人炫耀。人生短短几万天,没有多少人能被时间记住的,即使记住又会怎样呢?真正在乎你所谓成绩的人只有你自己。(当然不是说要逃避责任,如果事情让你无路可退,需要你必须去承担时,即使破釜沉舟也要努力去做好。)

查看更多...

分类: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8 | 查看次数: 6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