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野马



第一次见到野马是大学军训时,学生被随意分组,其他每队都是60人,我们队是零头凑的——19人。明显感觉是被抛弃的一撮,我们没有辜负全世界寄予的厚望——破罐子破摔了。寝室门牌成为了我们这撮人的代号——“九班”。我们跟教官关系很不错,教官比我们年纪小一些,呆萌呆萌的。听他说自己当兵前后的经历我们唏嘘不已,各自加油添醋的吹嘘了自己的英雄史。然后这些人渣像命运早就安排好了似的,进入了同一所不入流的大学。由于饭菜挺好吃的,所以我们开始绝食。部队和校方很快妥协,加了几个菜。这助长了我们的气焰。我们开始拒绝军训,然后跳墙出去逛街,不然感觉没机会糟践父母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军训返校后“九班”继续折腾。先后上演了“煽动罢课”、“煽动食堂绝食”等大型表演活动。事情告一段落的原因是九班一个人被学校弄没了,原因是和校方冲突时出了流血事件。还记得那位消失的同学是新疆来的,平时寡言,煽动绝食时成了领袖级人物。颓废了一段时间,野马组织九班重组,原因是吃饭时有人踩了他一脚没跟他道歉……大家听完野马慷慨激昂的陈词后全体出动。大家都用以为自己是陈浩南的气势冲进了一个屋子……不过,一次装逼活动很快升级至械斗,对方室友光着膀子从身上变出一把沾有葱花的菜刀,猛得架在野马的脖子上,我们没有意料到还有这样的剧情,然后大家尴尬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寝室睡觉了……

野马的名字是我起的,因为他的发型很像一条狗,所以我管他叫野马。

九班的再次重组是因为野马中途要退学,说要回家结婚,大家凑了一桌酒钱给野马饯行,记得野马是拖着一条石膏腿亮相的,他说他不能喝酒,然后比谁喝得都欢,野马说他小时候父母给他订了一个娃娃亲,青梅竹马的女孩越长越残,可是他又高又帅又有钱。女孩高中毕业去当了人家的小三,野马说他知道这不是因为爱……上周那女孩来了电话说被原配给打了,野马勃然大怒买了火车票冲到1500公里外的广西,结果被原配的弟弟打残一条腿,然后兴致勃勃得回来宣布自己的婚事。酒过三巡,野马站在桌子上大呼自己结婚特别开心,然后非要我们马上出份子钱……为了省掉份子钱,野马被我们灌得不省人事。野马走的时候哭得像个孩子似的,说一定会混出个样儿,等大家毕业后都去找他……车窗上留下了一道鼻涕,列车随着野马以及和野马有关的记忆一同渐行渐远的消失在了我的生活里。毕业后的“九班”各奔东西,再也没有重组,一段不痛不痒的时光就这样成为了记忆。

毕业快十年了,前些天有人在QQ群里问野马怎么样了,头像从未亮起的野马某天突然留言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虽然他又高又帅又有钱,还是没能逃脱丑女对他的背叛。野马说他现在一贫如洗,没法实现毕业时的豪言壮语,但如果大家想买“安利”的话可以联系他……

查看更多...

分类: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2236

业障



今天突然梦到收到一份礼物,是一个自己喜欢很久的手办,但觉得如果自己买了也就放着那放着,跟其他的一堆手办一样无趣。然后突然有人送一个能送到心里的礼物,就感动得哭得稀里哗啦的。原来只要那么少的钱就能满足一个人的所有欲望……我们所有的努力不就是想让自己快乐吗?很多快乐是很容易实现的,不用好像背负国仇家恨似的卧薪藏胆。为什么要限制自己那么多?我突然释然了谁说我没有毅力,说我不够上进,说我为自己的逃避找借口。我只想在能选择的情况下,选择自己想走的路。不想为了自己的贪嗔痴把自己形容得多么迫于无奈……做你想做的事,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当你选择出发的那一刻,最大的困难就已经解决了。“责任”这东西很多时候都是高估了自己的不可替代。

查看更多...

分类: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2420

创业者那些事



记得经历过一家公司因为资金链的问题,老总决定解散项目组。开会时,老总说了好多他的经历,从开始的打工,到后来的六年创业路。一路磕磕绊绊各种匪夷所思的问题也都走过来了……公司欠了几千万,已经无力回天了……听得很心酸。公司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但是愿意留下来的,公司不会亏待。愿意离开的,公司也不会拖欠工资,我卖房子也会把欠的薪水补上……多数人迫于生计离开了,包括当时的我。但是我很感动于他的那一次演讲,那些创业路上鲜活的细节总是能引起看客敏感的共鸣。但也同时证明了,有些付出,确实只能感动自己。

另一家创业团队人很少,老总是个神奇的人,动不动就开个会扯淡玩。这个老板是个二货,那天跟我们出柜来着,讲了机会像雨点般向他袭来,却被他一一避开的神奇经历。说自己各种生不逢时,还被小他30岁的男友抛弃的故事。搞得我们面面相觑暗爽不已。老总是个很细心的人,后来人间蒸发了,欠了我们两个月的薪水,骗了会计的私人款项(30多W)跑路了,听说是信用卡诈骗,至今下落不明。有一次听他朋友说他都开了好几家公司了,每次都踌躇满志,然后也每次都不了了之。

好多创业团队的创始人都是很靠谱的,错就错在他们信任错了项目负责人,有家公司我在的一年期间,什么都没干,什么都不用做,每天不来都不会有人知道,直到公司倒闭的时候,创始人老总还以为我们每天在加班日夜兼程的赶进度。但我又不想破坏那么他们多年的交情,去戳穿他如此信赖的副总。可能我不知道的真相就隐藏其中,何必去破坏一条食物链的进化。我并不是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混客,只是,我的责任心只出现在我觉得力所能及的地方,那些什么事儿都看不惯就忍不住说几句的人,你们真的以为看到的就是真相吗?你们真的以为你一针见血的痛批,就能把事情拖向正确的道路吗?也许你是在用自己错误的力量,破坏某种平衡。存在的事情,一定有其合理性。不要去打破平衡才是对人对己最大的尊重。

其实那几年频繁的换工作,就是为了看不同的人和事,看看别人的经历和生活,这样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现在遇到一些当年类似的情境时,也不会动不动就掏心掏肺语重心长的告诉对方,该如何做才是少走弯路……如同命数,或许是团队核心人物脑残,或者是低估了市场,或者是过度信任合作伙伴……总之,该经历的就该去经历,我不会用我觉得正确的“经验”告诉他们正在上演的可能是错误的节奏,因为也许这些我没走过的路,就是通向我不曾通向的正确。

查看更多...

分类: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2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