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野马



第一次见到野马是大学军训时,学生被随意分组,其他每队都是60人,我们队是零头凑的——19人。明显感觉是被抛弃的一撮,我们没有辜负全世界寄予的厚望——破罐子破摔了。寝室门牌成为了我们这撮人的代号——“九班”。我们跟教官关系很不错,教官比我们年纪小一些,呆萌呆萌的。听他说自己当兵前后的经历我们唏嘘不已,各自加油添醋的吹嘘了自己的英雄史。然后这些人渣像命运早就安排好了似的,进入了同一所不入流的大学。由于饭菜挺好吃的,所以我们开始绝食。部队和校方很快妥协,加了几个菜。这助长了我们的气焰。我们开始拒绝军训,然后跳墙出去逛街,不然感觉没机会糟践父母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军训返校后“九班”继续折腾。先后上演了“煽动罢课”、“煽动食堂绝食”等大型表演活动。事情告一段落的原因是九班一个人被学校弄没了,原因是和校方冲突时出了流血事件。还记得那位消失的同学是新疆来的,平时寡言,煽动绝食时成了领袖级人物。颓废了一段时间,野马组织九班重组,原因是吃饭时有人踩了他一脚没跟他道歉……大家听完野马慷慨激昂的陈词后全体出动。大家都用以为自己是陈浩南的气势冲进了一个屋子……不过,一次装逼活动很快升级至械斗,对方室友光着膀子从身上变出一把沾有葱花的菜刀,猛得架在野马的脖子上,我们没有意料到还有这样的剧情,然后大家尴尬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寝室睡觉了……

野马的名字是我起的,因为他的发型很像一条狗,所以我管他叫野马。

九班的再次重组是因为野马中途要退学,说要回家结婚,大家凑了一桌酒钱给野马饯行,记得野马是拖着一条石膏腿亮相的,他说他不能喝酒,然后比谁喝得都欢,野马说他小时候父母给他订了一个娃娃亲,青梅竹马的女孩越长越残,可是他又高又帅又有钱。女孩高中毕业去当了人家的小三,野马说他知道这不是因为爱……上周那女孩来了电话说被原配给打了,野马勃然大怒买了火车票冲到1500公里外的广西,结果被原配的弟弟打残一条腿,然后兴致勃勃得回来宣布自己的婚事。酒过三巡,野马站在桌子上大呼自己结婚特别开心,然后非要我们马上出份子钱……为了省掉份子钱,野马被我们灌得不省人事。野马走的时候哭得像个孩子似的,说一定会混出个样儿,等大家毕业后都去找他……车窗上留下了一道鼻涕,列车随着野马以及和野马有关的记忆一同渐行渐远的消失在了我的生活里。毕业后的“九班”各奔东西,再也没有重组,一段不痛不痒的时光就这样成为了记忆。

毕业快十年了,前些天有人在QQ群里问野马怎么样了,头像从未亮起的野马某天突然留言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虽然他又高又帅又有钱,还是没能逃脱丑女对他的背叛。野马说他现在一贫如洗,没法实现毕业时的豪言壮语,但如果大家想买“安利”的话可以联系他……

查看更多...

分类:博客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2236